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图文 5个月前 章鱼妹
207 0 0

2017年9月,公安部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段时长仅九秒的视频,引发了全国人们的点赞和转发。

在这段视频中,所有被监控拍到的机动车、非机动车、行人,所有的相关信息都事无巨细地显示在公安部门的实时监测大屏上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视频监控系统,被称为“天网监控”,取自我国古语“天网恢恢、疏而不漏”,是我国打击违法犯罪,提高城市治安水平的强大后盾。

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,中国天网工程已经在刑侦破案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到目前为止,由“天网监控”追捕归案的潜逃人员已达两万多名,处理了历史遗留案件七千多起

当然智能机器毕竟有其漏洞,遇到反侦察能力突出的犯罪分子,往往不能很快地辨别出来,广州番禺警方追寻了16年的杀人犯力天佑便是如此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抢劫杀人

力天佑,江苏宿迁人,1977年出生在宿城区一个农民家庭

他从小便不爱读书,是村里出了名的调皮蛋,经常有同村的小伙伴被他揍得满地找牙,然后对方父母便会领着孩子到力天佑家讨公道。

他的父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对于孩子的管教也只会棍棒这一招。

越挨打越偏激的力天佑,和父亲的关系非常尖锐,初中辍学后,他便南下广东,待在番禺的小工厂里浑浑噩噩度日,一年到头都不见回去一次。

前前后后换了好几份工作的力天佑,月月工资花不到头,2002年元旦,在女友翁某的唆使下,力天佑盯上了有钱的房东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当时力天佑和女友在工厂旁租了个二居室,合租的室友还有两个年龄相仿的、同在一家工厂上班的同事。事发之前,女友翁某表示房东卢某是个老色鬼,老是有意无意占自己的便宜。

年关将近,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的钱加起来不超过五百块,于是便打起了歪主意。

在力天佑的合计下,女友翁某、以及室友耿某、胡某,四个人打算使计将房东卢某骗到出租屋,狠狠地敲诈一笔。

这天晚上,力天佑和两个男性好友偷偷地藏在出租屋里,女友翁某以热水器损坏为由,给房东卢某打电话。

卢某本身就对力天佑的女友很有好感,而且见色起意,时不时打着擦边球骚扰翁某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虽然是大晚上打电话让卢某来修热水器,但夜黑风高,正合卢某的心意,不多久,卢某便姗姗前来。

女友翁某在力天佑的示意下,特意去楼下迎接房东的到来,为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。

卢某进屋后,朝着卫生间走去,这时藏在衣柜里的胡某和耿某,从背后紧紧拴住卢某的双手双脚,力天佑从卫生间内开门走来,用毛巾勒住卢某的口鼻,阻止他发出尖叫。

卢某毕竟有了一定年纪,并不是这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对手。

他先是被绳索从头到脚的捆绑,然后力天佑等人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,对着脑袋和肚子就是一顿猛踢,嘴巴里还被塞着毛巾的卢某,身上的剧痛又突然袭来,一时间昏迷过去失去了意识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力天佑四人并没有在意卢某的状况,转而搜刮着卢某身上所有的财物。

他们找到了几千元的现金,一条金项链和一枚金戒指,还有一部时下最潮流的翻盖手机,力天佑给耿某和胡某一人分了一千块钱,剩下的赃物就全部占为己有了。

然而等他们想起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卢某时,却发现卢某早已经因为休克和窒息,气绝身亡

这下四个人都慌了神,女友翁某直接大哭了起来。

原本只想捞点油水过春节的力天佑,突然发现自己从绑架勒索变成了杀人犯,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然而现实并不能给他们思考的机会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另外两个小伙子耿某和胡某,赶紧去房间里把自己的行李全部收拾干净,企图制造自己没有在这里居住过的假象,女友翁某也买了连夜的火车票,准备逃往其他的城市。

第二天一早,卢某的家人报了警,称他一夜未归,然后发现他在自己的出租屋内遭人殴打死亡

警方迅速组织人员对附近的监控进行排查,封锁了进出番禺的重要通道,很快便将目标锁定在了力天佑四人身上,两天后,女友翁某、帮凶耿某、胡某都被捉拿归案

畏罪潜逃

四人的犯罪团伙,两天之内便落网了三个,看着陆陆续续被抓进来的伙伴,原本还顽强抵抗、拒不承认的三个人,都纷纷坦白了事情的经过。

畏罪潜逃

四人的犯罪团伙,两天之内便落网了三个,看着陆陆续续被抓进来的伙伴,原本还顽强抵抗、拒不承认的三个人,都纷纷坦白了事情的经过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原本只想教训一下卢某,却失手致人死亡,这是他们意料之外的

由于作案动机、作案方法等等计划,都是力天佑一人主谋,而且到目前为止,也只有力天佑不知所踪,剩下的同伙自然而然将所有的罪责都尽可能的推卸到了力天佑身上。

不管他们怎么推卸,该承担的刑罚却一个都不会少。

将三人的口供和相关事实捋清后,警方剩下的任务就是全力逮捕主犯力天佑,避免造成更大的群众生命财产损失。

然而不论番禺警方如何搜寻,联合广东境内所有警力,力天佑却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,迟迟找不到踪影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警方在确认了四人的外貌特征后,第一时间抓获的是力天佑的女友翁某,她乘坐的火车,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便在中途停靠站被抓捕归案,而结伴潜逃的耿某、胡某,伪装打扮过于猥琐,也在半路上被巡警抓获。

但力天佑却不同,他是个心思缜密,反侦察能力极强的犯罪分子

在确认卢某死亡后,力天佑没有带走任何行李,因为他知道警方一旦发现卢某死亡的事实,从周围邻居以及卢某家人口中,都能很快知晓这个出租屋内所居住的人员。

而他之后打算潜逃的目的地,连女友翁某都提防着没有透露半分。

当时警方查找犯罪分子的手段,还没有如今这么高级,基本还是依靠大规模铺开的人力,而且力天佑身上携带的几千元现金,在2002年,够他一人消费许久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当时乘坐火车等交通工具,实名制都没有这么严格,很多逃票乘车的人,而力天佑正是这样,溜出了广东境内。

他当然不会一直待在火车上,因为碰到巡查人员,跳车逃生的可能性非常小。

他乔装打扮换了发型,买了便宜的粉霜改了肤色,一边步行,碰到小的火车停靠站会偶尔乘坐,就这样逃出了广东省

力天佑一路北上,在每个城市都不敢停留太久,他也不敢在宾馆留宿,怕自己在睡梦之中被人举报,因此大多数时候他都挤在天桥下的流浪汉中,就这样躲躲藏藏的生活在阴暗的角落。

然而因为长期的支出没有进账,力天佑身上的钱财已经所剩无几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所有的现金花完后,他又在黑市上将卢某的金项链和金戒指典当了,可这些钱也仅仅只能维持一段时间。

因为害怕警方的通缉,他自然不敢去找工作谋生,就在他以为自己无路可走,只能饿死街头或者投案自首时,一个灵光闪现的念头突然给他指明了方向。

他在逃亡的路上,偶尔能看到穿着袈裟的僧人,因为没有盘缠而不得不留宿在大街之上。

他看着那些和尚,突然想到自己为何不能跟他们一样,躲到寺庙里去呢?

寺庙能遮风挡雨,有口热乎饭菜,更主要的是寺庙一般都在荒山野岭,人迹罕至,不用担心行程暴露。

这个念头一冒出来,力天佑便越想越觉得可以付诸实践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他找到了最近的寺庙,拖着几天没洗澡没吃饭的身体,半夜便睡在了门口。

第二天早上力天佑悠悠转醒,果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好心的僧人们安置,睡在了寺庙的卧房中。

见到方丈后,他声泪俱下,说自己生意失败,妻子带着还没满月的儿子回了娘家,他也被房东赶了出来,在大街上流浪了许久,已经万念俱灰只求一死,希望方丈能收留他,指点迷津。

看着力天佑可怜又诚恳的眼神,这位好心的出家人自然不会将他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。

就这样,力天佑成功地在寺庙中留了下来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因为寺庙规模很小,除了方丈本人外,只有一个未成年的打杂小和尚,力天佑在寺庙当中帮助处理一些杂事,偶尔也跟着打坐念禅,一段时间后,他便向方丈毛遂自荐,祈求方丈能允许他遁入空门,从此远离世间红尘。

寺庙高僧

力天佑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位佛道中人,但害怕行踪暴露的他,自然不敢在一个地方久待,于是他跟着第一位方丈学到了基本的规矩和最简单的佛法诗经后,便借口要外出化缘历练自己,去了下一个目的地。

他避开大城市,一路沿着乡村化缘,偶尔碰到举办丧葬的人家,他会无偿去给死者超度,当然戴孝的子孙后辈一般都会偷偷塞给他一定数额的红包,还能吃到一顿不错的饭菜。

力天佑就这样化身为一个六根清净的僧侣,换了一个又一个寺庙,逃亡了将近10年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2011年,力天佑在香客的帮助下,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,改名姓杨,有了身份证后,力天佑才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戒牒。

戒牒是由僧侣管理机构签发的证明该僧有资格接受佛家戒律的证明,在此之前,力天佑的化缘以及修道行为,其实都是没有官方许可的。

但这并不影响力天佑在寺庙当中混得风生水起。

他一边勤勤恳恳地修行佛法清规,一边自学了中医推拿,每到一个寺庙,他谦虚诚恳又自律的举止行为,宛如一个正儿八经的得道高僧,不仅赢得了僧人们的赞赏,也获得了香客的“资金支持”。

拿到戒牒后,力天佑便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的一座寺庙安定了下来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这个距离力天佑老家宿迁市宿城区只有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,不仅是力天佑认为的“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”的生动诠释,将近十年的逍遥法外,也将他心中的恐慌冲淡了几分。

力天佑在这个寺庙当中,为自己化名开勇,取自“开诚布公、勇敢前行”,这多少有些讽刺的意味。

靠着一手推拿的技术,以及侃侃而谈的中医和佛法之理,2014年,力天佑在这个寺庙的住持去世之后,被众人一致举荐成为了下一任住持。

然而正所谓天网恢恢、疏而不漏,2012年,广东警方发布了“扑克牌通缉令”,将54名男性通缉犯的肖像、基本信息、案件类型和主办单位,以及悬赏金额,用扑克牌的形式向全社会公布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虽然力天佑人在寺庙之中,对于广东警方的一举一动却是从不落下。

“扑克牌通缉令”中,力天佑的代号是红桃五,他还专门买了一副藏在自己的厢房中。

他在寺庙里威望甚高,而且一般这种远离尘世的佛门净地,僧侣们都不会关注外界的动态。

一些在这个道观烧香拜佛的香客们,也没人会将德高望重的开勇大师,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。

为了避免自己的信息被警方发现,力天佑在传道之时都会要求禁止拍摄,他的理由是这样做是对佛祖的不尊敬,信奉这些的人们自然会唯他是从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如果有人要求和开勇大师合照,这个反侦察能力极强的高僧,也会手掌合十、低头侧过身来,用袈裟挡住大部分人的模样。

虽然人们都很好奇这位开勇大师为何不能直视摄像头,但考虑到僧侣们都是戒律森严,与世隔绝的人,便不会去计较太深。

泗洪县的这家寺庙,在开勇大师的主持下,香火日渐旺盛,前来祈祷的游客们络绎不绝,而力天佑的荷包,自然也被装得满满当当。

缉拿归案

一般不远千里前来求好运的人们,都不会吝啬香火钱,而力天佑当上住持之后,更是把绝大部分的钱都占为己有,在后来警方抓捕他时,力天佑所藏匿的现金,更是多达七十来万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广东警方的“扑克牌通缉令”对于力天佑的威胁程度,在起初并没有很快地显示出来,他在距离广东一千六百多公里的江苏,日子过的好不快活。

然而树大招风,他的寺庙名声远扬后,不乏有来自全国各地的香客,其中就有广东番禺本地人。

虽然他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的照片流出,但前来拜佛的人的眼睛是无法被欺骗的。

2016年,一个参加了开勇大师主持的祈福法会的游客,便发现这个得道高僧,和杀人犯“红桃五”极为神似。

虽然质疑开勇大师的身份,可能会遭到佛祖的处罚,但面对高额的悬赏奖金,这位虔诚的香客回到广州后还是向当地公安部门举报了此事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收到举报后,番禺警方高度重视,毕竟当时力天佑已经潜逃在外十四年,这不仅是警方的耻辱,也是对死者的不尊重。

在广东省公安厅和江苏省公安厅的合作下,宿迁市泗洪县警方派出便衣警察,前往寺庙核实举报人提供的信息是否有误。

在确认了开勇大师的特征和杀人犯力天佑基本吻合,以及发现了他的身份证是造假证件后,泗洪县警方迅速出动,逮捕力天佑。

就在警方包围了寺庙,搜捕各个房间之时,力天佑却早已经收到了风声,慌忙从后门潜逃。

随后,警察便封锁了各个街区和离开江苏的重要通道,全面通缉力天佑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此时公安部门的追逃手段,比起2002年早已经先进了数万倍不止,力天佑的这次出逃,计划慌乱,所有的财产都遗留在了寺庙,也没有合法的证件,不过多久便被“天网监控”拍到了踪迹,在火车站旁一个三十一晚的小旅馆中,被江苏警方缉拿归案。

2018年1月1日,力天佑被正式押回广东番禺,自此,这个16年前的杀人命案,终于画上了句号。

在警方逮捕他时,力天佑嘴中还念念有词地喊着阿弥陀佛,仿佛自己真的已经被佛法净化。

结语

在警方搜查力天佑的住所时,从壁橱当中搬出了七沓整整齐齐码放在袈裟中的百元红钞,每一沓都是十万整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和他一起生活了五六年的老僧侣们,也都被开勇大师竟然是杀人犯的事实,吓到闭关一周,每天都在寺庙之中念法坐佛,生怕玷污了庙中的福分。

力天佑被逮捕的消息,江苏警方自然也告知了他乡下的父母。

这两个可怜的农村老人,听到儿子在泗洪待了多年,如今终于伏法,既对儿子依然存活于世松了一口气,又恨自己教子无方让他犯下了伤天害理的罪行。

害人终害己,力天佑因为一念之差,走向犯罪的道路,不论他在寺庙当中如何祈祷、如何开渡众生,都不能抹去他杀人犯罪的事实,更何况这个得道高僧,还为自己敛财七十万。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只有监狱,才是这个“红桃五”唯一正确的归宿。



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

“通缉犯”潜逃16年,被抓时已混成佛门高僧,拍照从不以正脸示人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